南北两山植树人 誓让荒山穿绿衣
来源:    点击:   发布时间:2017-09-23 11:28

现在的西宁南北山,让人联想到远在***的塞罕坝。西宁南北山同样是一曲紧记任务的赞歌,一部艰苦创业的史诗,一个绿色开展的传奇。

拍摄:海东

武晓东:再苦再难也要把树种活

北山上有一群辛勤劳动、栽树造林的栽树人。省金融系统护林员段国禄和国网青海省电力公司作业人员武晓东是栽树人中的代表。

见到武晓东时,他正拉着一车树苗往山上赶。戴着眼镜、穿戴整齐、笔挺的腰板,他是国网青海省电力公司作业人员,就是这样一名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电力技术人员,与大山打了6年交道后,已成了专业护林员。拉着树苗,武晓东和搭档们再接再励地奔上山。 这些树要抓紧时刻种下去,否则成活率会下降。 武晓东说。

刚开始种树的时分,山上坚固的羊脑石、红板岩是最大的难题,怎么在这么坚固的土层上把树种活,着实让人头疼。我们用铁钳和大锤在羊脑石和红板岩上凿出洞后,把树种进去,浇上水,可没过多久,第一批树仍是死了。这是怎么回事呢?通过仔细观察后发现,北山的特别土层底子不存水,水刚浇进去,立刻就流走了。为了存水,我们在西宁市南北山美化办专家的协助下,在无纺布袋内装进养分土,把树种在无纺布袋内,放进树洞中,这样,总算处理了羊脑石、红板岩区域种树的难题。

北山日照强、蒸腾量大,洒水一向是重要的作业。但山林面积大,刚浇过水就干了。为此,武晓东和搭档在实践中总结出一套省力高效的作业方法,他们选用喷灌为林木洒水,不只节约人力,并且灌溉质量非常好。由于这套方法科学有用,很快在北山上推行开来。

站在山上,看着绵绵细雨飘落进山林,这些绿树在武晓东眼中如同孩子般尽力吸吮水分,尽力生长。

段国禄:看护北山26年

段国禄不到十八岁就跟着青海省原副省长尕布龙上北山栽树,本年44岁的段国禄照旧坚守在北山上栽树造林。26年的大好时光,他悉数贡献给了北山,现在山上绿树成荫,这是他们用芳华与汗水滋补的。

现在的段国禄是北山上最年青的护林员,虽然最年青,却是在山上作业时刻最久的人。 18岁上山,一待就是26年。 现在的北山上没有人比我待的时刻更久了。 段国禄说。

回忆起自己上山那一年,段国禄情不自禁地摸着身边胳膊粗的杨树。

尕布龙与段国禄的父亲很要好。段国禄18岁的一天,尕布龙问他,是否情愿上山和自己去种树。就这样,段国禄跟着尕布龙上了山。

出力气关于勤劳肯干的段国禄来说并不是难事。但是上山后,段国禄有点蒙了: 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 这样描述其时的北山最恰当不过。 每天就是上山挖坑、种树、洒水。其时的北山上风大、土大,晚上劲风一刮起来,帐子就被吹走了,底子无法睡觉。白日地上被晒得发烫,穿戴鞋脚都烫得不得了,饿了随意找个当地啃几口干饼子,还没等张嘴吃,就被吹了一脸的土。山上缺水,可一旦下雨,就无路可走了。 段国禄说起二十多年前,口气中照旧满是唏嘘。

段国禄回忆起尕布龙省长时,眼中充满了敬意与思念。原以为是居高临下的省长,却朴素节俭得连件新衣服都舍不得穿,尕布龙省长脱离多年,他的精力一向鼓舞着段国禄贡献到今日。

那时分山上哪个当地最难干,省长就主动上。有的片区连林业专家都说是长不了植物的,可他就不信邪,带着我们一向干。 说起曾经尕布龙省长带领我们种树的日子,段国禄眼中闪起了光。就这样,本来被以为不可能生长出植物的区域,逐渐绿了起来,以点带面,北山美化初见成效。

绿色奇观,是一步步干出来的

站在山上俯视西宁,城市头绪明晰,南北两山遥遥相对,像母亲的胳膊,环抱着西宁。通过多年的尽力,现在的南北山已经是生气勃勃,满眼绿色,把周边连绵不停的黄土坡离隔。风沙小了、泥水少了,西宁的人居环境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氧气多了、植物多了,气候的改进让人们的日子有了更多颜色。

什么样的精力与力气支撑着这些栽树人一天天、一年年在这儿守望与坚持?听到他们的故事,知道了他们的支付后,我们脑海中浮现出两个字:信仰。

心中有抱负,脚下有力气。南北两山栽树人的抱负就是必定要让荒山披上绿装,有了这种精力力气,他们的骨头就硬,毅力就坚,方法就多,爬冰卧雪不觉苦,风餐露宿不畏难。再难,树,都能一棵棵种出来;再难,绿色奇观,都能一步步干出来!